详情

陈绿寿

黄陵汉, 1982

纸上油画, 100 x 100cm, 39⅜ x 39⅜in


资料
纸上油画《黄陵汉》是陈绿寿早期 (1982-1984) 油画作品。

参考
陈绿寿《陕北日记》四则

作者简介:
  “陈绿寿 男(1955—),湖北武汉人,一九八一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系,现任教于湖北轻工业学院工业美术系,自一九八零年开始,曾先后五次赴陕西省武功、凤翔、韩城、绥德、义合、洛川、黄陵等地深入生活,从而迷恋着陕北的泥土、人民。经过艰辛的交融,他的作品蕴含着朴实的风情,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陕北,起伏无垠的黄土高原,它使我欢呼、雀跃、激动。这里并非有使人震撼、赞叹的景色。仲夏的黄土高原,踽踽而行的驮运毛驴,暮归的羊群,山河滚滚浊流,寒伧的门墙和孤独老树。从远古时代起,我们的祖先就在这广袤深厚的土地上播种、耕耘,历经万千寒暑,世代繁衍。这里的一景一物在我心灵深处萦绕,引起我绵绵幽思......


  面对着参差错落的村庄,座座土墙和那依附于土地的农人。我曾想过要忠实、准确地描写他们,然而这种情随境迁只会停留于表面。艺术应是源于个别自然,有的要背离自然,陶潜把平淡无奇的田园生活变成淳厚清新的诗篇。艺术总离不开情绪的浸透和情感的波澜。这里的人们辛勤地劳动,从他们身上我感到了一种生气勃勃的力量和振兴贫瘠陕北的活力。尽管生活艰辛而且单调,却到处充满生机。
  老农、羊群、黄土这些仅仅引导我去挖掘那寓意于他们内在的东西。我怀着偏爱和有所选择去表达寄寓我灵魂深处的陕北。


  这些朴实善良的农民,在这块土地上春耕夏种、秋收冬藏。与太阳、土地的接近,人的气质,人的情绪融于自然。没有矫揉造作,没有装腔作势,自然与人相合无间。因而画笔必须是心灵的反映,必须是一份“心电图”,无修饰、无造作地记录和表现心中存在的另一个境界。我力图把它表达出来,无求于风格的形成与否。只是以一种独特的语言、情感来忠实于自己的使命。


  我踯躅于这苍莽起伏的千里北原上。这里古朴淳厚的民风,赶牲灵的高亢民歌和婆姨、女子巧手中的民间剪纸,还有那淳厚劲拔的秦汉石刻和稚拙的民间玩具都凝聚着民族气质和精神。在这块肥沃的民族、民间艺术之土中,我竭力地把我感受到的和我心中的陕北表达出来。

陈绿寿 陕北日记 四则, 载于《青年艺术家》, 第1期,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85年, p28.Chen Lushou's Four Items of Diary in Shanxi, Young Aritist, First Issue, Shandong Publishing House of Literature and Art, 1985, p28.
Fine Art Literature, Hunan Fine Arts Publishing House, 2002.
《青年艺术家》, 第1期,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85年, 封面

Fine Art Literature, Hunan Fine Arts Publishing House, 2002.
《陈绿寿 - 陕北日记 四则》, 《青年艺术家》, 第1期,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85年, p28-29

Fine Art Literature, Hunan Fine Arts Publishing House, 2002.
《泥土, 感情, 芳香 - 陈绿寿陕北油画写生》, 《青年艺术家》, 第1期, 山东文艺出版社, 1985年, p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