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情

陈绿寿

大风, 1989

布面油画, 100 x 73cm, 39⅜ x 28¾in


出版

Earth, Sentiment, Aroma (Oil paintings of Shanbei from Chen Lu Shou), Young Aritist, First Issue, Shandong Publishing House of Literature and Art, 1985, p22.

文献参考

彭德《一张旧招贴》

清理旧物,翻出了这张发黄的招贴 (Fig. 1)。A4复印机留下的这张破纸,当年的张贴人成了今天的名流。中央美院的张贴人是朱青生或费大为,中国美院的张贴人是谷文达或张培力,广州美院是杨小彦或邵宏,四川美院是王林,湖北美院是黄专或魏光庆,西安美院是陈云岗,云南是毛旭辉,厦门是黄永砯。

1987年,《美术思潮》(Fig. 2)改为双月刊,每本五角。当时的稿酬,每千字10-20元;而今经纪人付给资深批评家的润笔费,最低的是一个字10元,高的是一字100元。有人觉得很高甚至愤愤不平,殊不知相对于唐代的润笔费和当代艺术家的画价,不足挂齿。

这张招贴起了什么作用呢?《美术思潮》当年最大的发行量是一期3万册,比当今任何专业美术刊物的发行量都大,而且印刷品质极差。二十多年来,几乎每年都有人怂恿我复刊,或者出版影印本或节选本。后一建议可取,只是没有投资人。中国收藏家只关注作品,他们还没有营造作品背景的意识。仅《美术思潮》这一年的作者,半数左右成了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他们创造了一个时代。作者名单按出场先后排列,分文章和作品两类,罗列如下:

刘纲纪、郎绍君、高名潞、娄述泽、丁方、王广义、吴山专、毛旭辉、舒群、徐建融、王林、卢辅圣、白纯(黄专、严善錞)、邵宏、杨小彦、孙美兰、李砚祖、李维世、刘骁纯、王可平、索菲、楚迟(彭德)、王明贤、赵国文、布兰汀、赵冰、王小箭、张蔷、殷双喜、陈云岗、张建建、鲁虹、任戎、让·萨特、约翰·克拉克、迈克尔·菲利普森、刘海粟、杨立光、李家屯(栗宪庭)、周彦、李正天、水天中、贾方舟、杭间、祝斌、松实(皮道坚)、黎川(鲁虹)、金忠群、陈孝信、邵大箴、刘典章、范景中、李小山、王川、盛军、黄永砯、张强、王鲁豫、孙建平、张培力、宋纲。

耿建翌、张培力、宋陵、包剑斐、李邦耀、黄雅莉、陈绿寿 (Fig. 3)、段延安、李建生、胡朝阳、白玉焦、曹丹、阿辑(谢鸿晖、刘明)、罗莹、董继宁、陈顺安、毛春义、孙汉桥、未明、方少华、毛旭辉、徐累、沈勤、蔡立雄、付泽南、王爱勤、李微、何立、田挥、范汉成、童治华、陈启基、盛军、傅中望、王琰、左正尧、丁方、王度、吴山专。

上述人物已经定型,新潮美术也成了陈年旧话。当代艺术的前沿地带而今换成了中青年一代。祝愿他们大踏步地超越先行者。

摘自: 彭德, 彭德博客, 《一张旧招贴》, 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530975



彭德《湖北当代艺术潮流》

一晃三十年,湖北当代艺术曲未终而人已散。匆匆打捞这段历史,得到的只是残缺不全的片段,只是潮流流逝引发的感慨。

新潮美术进入高潮的1986年,有人说中国前卫艺术从北京转移到了武汉,武汉成了中国的纽约而北京是中国的巴黎。

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湖北举办《国画新作邀请展》,被视为国画革新的三大震源之一。湖北举办全省青年美术节,五十个自发组织的群体同时开展。知名的湖北籍当代艺术家有尚扬、傅中望、杨国辛、李邦耀、冷军、黑鬼、袁晓舫、方少华、石冲、左正尧、李建生、黄雅莉、罗莹、肖丰、李巨川、曾梵志、马六明、唐辉等人,投入当代艺术批评的有皮道坚、彭德、祝斌、鲁虹、孙振华、黄专、赵冰、沈伟、皮力等人。吕澎当年策划影响巨大的广州艺术双年展,将近一半的批评家来自湖北。

1985年起,湖北前卫理论刊物《美术思潮》成为各地中青年写手的阵地,包括理论家王林、王小箭、王明贤、王鲁豫、王璜生、水天中、孔长安、邓平祥、刘伟冬、刘晓路、刘骁纯、刘曦林、朱青生、牟群、严善錞、杨小彦、李凇、李小山、李公明、张强、张蔷、邹跃进、陈孝信、邵宏、邵大箴、邵养德、范景中、杭间、周彦、赵冰、唐庆年、郎绍君、费大为、贾方舟、栗宪庭、徐建融、高名潞、黄河清、殷双喜等以及艺术家丁方、王川、王广义、李路明、吴少湘、谷文达、张培力、陈云岗、陈丹青、陈绍华、陈绿寿、尚扬、周韶华、顾雄、郭线庐、黄永砯、舒群、谭力勤、戴士和等。当时,栗宪庭、黄永砯、张培力曾有调武汉的动议,先后调入者有舒群、任戬、王广义等。

以尚扬为代表的多变画风,以王广义、魏光庆为代表的波普艺术,以傅中望为代表的本土作风,以石冲、冷军为代表的超级写实油画,以曾梵志殿后的象征表现油画,此伏彼起地成为前卫美术的热点,都受惠于湖北这片土壤。湖北的首府武汉,楚文化的发祥地,自古保留着背离正统思想的风尚。当年楚人不服周朝中央政府管辖的执拗,至今仍旧以“不服周”的口头禅在武汉流行。武汉曾是对外通商口岸,与欧美素有联系。武汉位于长江与京广线交会处,同京津沪宁杭穗成渝陕的距离相近,信息交流与人员交往方便。武汉是中国五大书城之一,现当代美学、哲学、人学、社会学、文化学和各种新兴学科对湖北当代艺术的熏陶,及时而深刻。武汉的大学数量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同美术界有联系的在校少壮派学者,诸如张志扬、陈家琪、易中天、邓晓芒、王幼平、鲁萌、余虹等,都是当时以至今天仍然在影响中国学术的人物。武汉有以湖北美术学院为首的美术家摇篮,不断地在涌现新面孔。中国艺术事业的兴衰往往在于小环境。当年管理湖北美术界的周韶华等前辈思想开放,支持年轻人自由创作与发表意见。这一切造就了一大批不安于现状的湖北艺术家,使之成为中国前卫艺术的一股强劲力量。

打捞这段历史,为了铭记?为了延续?为了超越?或者只是在为研究者提供打捞档案?

说明:本文是为广东美术馆“两湖潮流展”撰写的文章,作为该展览文献集湖北展区的前言。如有遗漏和不妥之处,请湖北和关注湖北的友人及时指出。文献集将于7月10日之前开印,有关意见可在我的博文上留言,也可同湖北美术学院沈伟或广东美术馆郑娜联系。

摘自: 彭德, 彭德博客, 《湖北当代艺术潮流》, 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48547